茶叶蛋是一种食物

经营范围:海贼ZS/MSH,Superbat,FZ帝妃,以及各种好食拉郎配

崽子快要生日了…

我要振作…

我是亲妈…

我今年一定能平坑…

flag什么的不存在的…

我坑品超好的无敌好…

【OP|ZSZ】坑谁也别坑自己(2)

前言:我觉得我的坑品简直太好了好极了!!!!(。


-----------------------------------------------------------

在组里,大家的衣服都混在一起洗,拿错穿错什么的不要太正常。只不过穿穿臭圈眉的衣服,卓洛才不会有什么缠绵悱恻的想法。

洗澡刷牙关灯躺到沙发上以后才发现有什么不对。

组里混在一起洗的永远是全员一致的制服、消毒液和洗衣粉混合的味道,统一整齐到没有私人空间。他身上这套恰巧相反,圈眉的喜好圈眉的味道,连过分柔软的布料都透着圈眉身上永远抹不去的那股子声色犬马的可恶。再加上这个某人一手布置的房间……

闭上眼全身上下隐隐约约都是圈眉的气息,睁开眼前后左右影影绰绰都是圈眉的人。

卓洛磨炼了二十几年的钢铁意志永不言败,没有人可以阻止他睡着。没、有、人。

梦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一整夜旖旎诡谲,搅得卓洛翻来覆去,睡得极不安稳。

直到某个画面终于把他惊醒,一回想后背便刷地一片冷汗。会梦到那样的画面就已经够吓人了,更吓人的是,他居然还能一路别别扭扭地睡到那个步骤才醒。

这他妈就很有必要研究一下原因,谁叫他从小到大都不知道“逃避”两个字怎么写。

于是山治早上一出房间就看到卓洛在地板上闭目打坐,手探过沙发,冰凉。

他没想太多,和卓洛一起那么多长时间了,这种情况常有。

没想太多通常不是一个好征兆。

两人出门的时候,卓洛在门口忽然叫住他、“她”。

桑托莉一脸愣怔地看他的面孔在视野中逐渐放大,在她拔腿逃跑的临界点停住,擦肩而过。

她猛回头,只看到卓洛头也不回离开的背影。

余悸从脚跟升腾将他淹没,化作冷汗顺着脊梁寒透心底,洇开一片摇摇晃晃的迷茫与失落。

仿佛不经意地左右看看街上来往车辆,不远处的树丛中果然有一道可疑的闪光。

臭小子眼睛比针还尖!她松了口气,同样离开。

 

金那群人比他们预想的难缠得多,山治和卓洛被迫三不五时就要同进同出同吃同睡。万幸,两人故意传递的信息似乎有足够说服力,绑架山治这事已经被移出他们的日程。卓洛这个“掌控欲稍嫌过强的男朋友”形象营造得还算成功,桑托莉小姐日渐频繁的缺席和开小差既没有引起怀疑也没有受到抱怨。一切平静的表面下密不透风的监视,看起来只是为了验证桑托莉此人的可靠。

事情太顺利了通常也不是一个好征兆。

山治迷迷糊糊地想着,眼前阿金的脸逐渐模糊。

“没事的桑迪,休息一会儿吧。”他说。

再醒来时,他被牢牢绑在椅子上。金坐在不远处,看到他睁开眼睛,笑了笑。

“太好了,谁也不会错过好戏。”他将面前的屏幕转向山治,“你看,罗罗诺亚先生,我可没有骗你,桑迪好得很。”

屏幕上,卓洛站着,即使光线十分昏暗,也不难看出,他现在心情非常差。

“绿……”山治发现自己的喉咙干涩到几乎无法出声。

“不舒服?”阿金问,“药的问题,没事,歇会儿就好了,稍微坚持一下,和他谈完我就给你拿水。”

他把椅子拉到山治旁边坐下,对卓洛说,“罗罗诺亚先生,怎么样?

“身为一个警察,你能够容忍、甚至帮助桑迪做那么多事,你跟我们,本来就不是敌人吧?”

这家伙是疯了吗!震惊让山治的头疼都变得没那么难以忍受了。他们这是要策反绿藻?

“怎么了,桑迪?”阿金说,“已经猜到我在干什么了?你的脑子真的很快,可惜还是有点天真。

“我们早就在怀疑你了。”他说,“别这么惊讶,作为一个普通的自由记者,你知道的太多,特别是各种警方调查的细节,你给了我们不少外部不可能有渠道拿到的信息。身份有疑点,又这么反对绑架文斯莫克·山治,一开始我们还以为你是警方的人,没想到,“他看向卓洛,”原来你真的有这么可靠的消息源。”

“金,我们的事跟他没关系,”山治尽职地扮演苦情女主角,“他拼命才到今天……别害他,拜托你!”

阿金怜悯地看着她,“抱歉,到现在这个地步,光靠咱们俩的交情已经解决不了问题了。我们需要他。”他对卓洛说,“罗罗诺亚先生,桑迪是我们的同志,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不到万不得已,我真的不想伤害她。”

山治作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这是什么意思?”

阿金拍拍她的肩膀,接着说,“就帮个小忙,你不会冒着她的生命危险拒绝我吧?”

“帮你绑架文斯莫克警官?”

“不不不,当然不是。文斯莫克警官的身世我们略知一二,会提出这个事,原本就有试探桑迪的意思,如今自然不会真去吃力不讨好。我们只是需要你帮忙找一份文件,和你之前无数次帮桑迪做的事情没什么区别。“

卓洛看起来有些犹豫。

“于此同时,我会好好地照顾桑迪,只要拿到我们需要的东西,她也会平平安安地回到你身边……”

“卓洛,等等!”桑托莉喉咙嘶哑,说话非常吃力,“阿金,你要什么东西,我去找,他已经为我冒了很大的风险,不要为难他。”

阿金轻抚她的脸,“多么勇敢,多么纯粹……桑迪,你真是让人着迷。可惜,这世界上丑陋的东西太多了……

“你还没发现,这个家伙在利用你吧?”

“……什么?”

“你觉得,他为了帮你,不顾自己的前程和安危,甚至违背自己的誓言和人生信条。桑迪,你对他,一直有负罪感,对吗?

“你知道,他跟文斯莫克·山治在一个小队,甚至是过命的交情吗?”

桑托莉恰到好处地瞪大眼睛,猛地扭头看向卓洛。

“知道文斯莫克·山治身世的人很多,但知道他和亲生父亲势不两立的少之又少。他能言之凿凿地向你保证文斯莫克·山治跟这件事毫无关系,和他的关系绝对非同一般。稍加调查,我们就发现,他可不是什么普通的高级警员。”阿金说,“你的男朋友,和文斯莫克·山治一样,是SWAAT的精英,还跟他是黄金搭档。这么巧,他才进SWAAT一个月,你就找到了我们,带着我们需要的所有情报。让我猜猜,你最开始知道我们,该不会是因为他‘恰巧’提到我们的消息?虽然他的职业跟我们处于完全的对立面,他却从来没有阻止过你和我们接触,甚至恰到好处地提供帮助?桑迪,你跟他说起我们的时候,从来没想过有任何保留吧?”

“骗子……”桑托莉的表情完美得让人心碎,“卓洛,他在胡说八道,对吧?”

“那天我说要去河落酒馆,你这么紧张,是因为他不让你到那附近去对吗?你们的关系,我猜,不止对我们,对他的同僚,也是个秘密吧?可惜,那天和你一起去的人是我,他忍不住插了手。”阿金叹口气,“罗罗诺亚先生,你看出来了,我是你的敌人,对吗?”

卓洛板着脸,不说话。

“不是因为嫉妒,你不会露出马脚。我简直无法想象,你知道我是你的调查对象后,会有多么的懊悔。”他将桑托莉散落的头发捋到耳后,“你知道,暴露之后,我们会开始防备桑迪,怀疑她,甚至‘处理’掉她,所以你管她越来越严,表面上是过度关心,其实是在让她一点点边缘化,给我们余地重新建立对她的信任,就算失败,也尽量让她全身而退。工作之余,你也挺关心她的安危嘛……哦不,”他说,“你太喜欢她,以至于影响了工作,你在亡羊补牢。”

“卓洛?说句话,求你。”

“真是可悲啊,桑迪……“他贴近她的耳朵,”他很久没有碰过你了吧?”

“离她远点。”卓洛突然说。

“他心里很清楚,我们知道他是警察,你就没办法再靠近我们;同样的道理,他太喜欢你,就没办法再利用你。只不过吃了次飞醋,两年的努力就白费了,不知道他现在有多后悔?”他说,“你猜,他选你还是选工作?”

“离她远点。”

“不要紧,他选了工作也不要紧。”他轻轻抚摸她的手臂,“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不要害怕。”

“阿金……”

“你还想要东西,就离这家伙远点。”卓洛全身绷得像一支笔直的枪,“我最后一次警告你。”

阿金终于坐直身体,“我们想要的东西,”他重重咬着“们”字,“我想要的,你第一眼见到我的时候不就看出来了吗?”他笑了笑,“具体的,我会通知你,三天之内,希望咱们都能得到想要的。”

 

那些人要的是一份和之前的丑闻几乎毫无相关的文件,卫生署出具的涉及杰尔马集团某项药物的批文,附件中有大量杰尔马提交的相关报告和数据。密级并不高,卓洛轻易就按照要求完成了任务,“桑托莉”也平安回到家。

“顺利”解决了这次突发事件的两人第一时间被叫到组长办公室接受洗礼。

“我让你们做的是什么?”香克斯问。

“阻止他们绑架文斯莫克警官的计划,文斯莫克警官退出此次调查。”卓洛答。

“你们现在做了什么?”

“阻止了他们绑架文斯莫克警官的计划。”

“然后呢?”香克斯气不打一处来,“我让山治出来,你两个现在一起栽进去是什么神操作!你!”他指着山治,“当初我就不该同意你去掺和这个事!从开头被人怀疑到尾!你是在犯什么蠢!你!”他指向卓洛,“谁让你们俩扮苦命情侣了!扮也就算了!谁让你暴露身份了!你还嫌自己不够醒目吗!非要让所有犯罪分子都把你这个特警的脸记在心里?!”

“报告长官,我认为自己足够醒目,用假身份属于欲盖弥彰。”

“闭嘴!”香克斯第一次想把他让给米霍克,“我不管你两个用什么方法,去把这事搞定,回来就禁闭!三天!”

“是!长官!”

“是!长官!”



------------------

TBC?


【OP|ZSZ】灵与肉的辩证统一

雷注意!这不是车!素雷,一点儿油星儿都没有的那种!片头预告看完了再决定要不要食用!




【OP|ZS】月·樱(段子一发完)

庆祝崽子上线,在围脖玩了个点梗。结果抽到的梗炼狱难度啊别说五千字了三千字都写不到[允悲]

以下是梗

潇夏_StarDust:想看原著背景,草帽团汇合后,两只偶然在和之国的夜里相遇,久别重逢,厨很好心情的跟藻在月色里散步,赏花,喝酒,聊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的文好平淡但是好想看惹

我真的……写平淡很苦手……[允悲]

就,只有个段子,潇夏对不起[允悲]


-----------以下是段子----------------


作为全船的保姆,除了轮班守夜的伙伴,通常山治睡得最晚。

而除了轮班守夜的伙伴,一般也是他起最早。

珍惜宝贵的睡眠时间,是厨子山治从小到大的职业习惯,晚上干完活,睡觉就是最优先的任务。

今天,破天荒的,在回房间的路上,他迟疑了脚步。

粉红色的花瓣飘飘荡荡,随着晚风,缠住他的视线。

顺着廊下的月光,他转头,细碎石子铺就的地面,在夜色中晕出一片银色的薄雾,如同梦境。他忍不住走过去,由那零星的花瓣与夜岚指引,经过弯曲的石径,曲折的木桥,兜兜转转。高大的樱树忽然闯入眼帘,一瞬间,满目繁华。

“啊……”他忍不住叹息。

漫天芳华,被温柔的月色映成粉色的萤火,纷纷落落,让人心醉神迷。

山治忍不住想起了磁鼓岛的樱花雪和从未谋面的庸医西尔尔克,忽然理解了他为何觉得这美景能够医治百病。

眼神不错,他退到旁边的石椅处坐下。

看着这样一副光景,又有什么病痛无法忘怀?

一片花瓣掠过他眼前,擦着他的鼻尖飘落,摇摇晃晃,一波三折,最后落在一把折扇上。

“咦?”山治好奇地拿起那把被主人遗忘在椅子上的折扇,小心打开,看见了熟悉的图案,“啊,罗宾亲亲的。”眼前出现了罗宾拿着这把扇子翩翩起舞的模样,原本还在赞叹夜樱的翩翩公子立刻变回智商为零的花痴,头上几乎要冒出一堆粉红色的小心心与花瓣们在空中旋转跳跃。

“要是罗宾亲亲现在能出现为我跳舞,这辈子就没有遗憾了!”扭动成一条麻花的王子殿下,最终挣扎着从幸福的妄想回到现实,握着折扇,在飘舞的花雨中闭上眼睛,任纤弱的花瓣落在他身上,脸上,像最轻薄的羽毛,在皮肤上,痒痒的,直到心底。

兴之所至,他再次打开那把折扇,举高了端详一番,忽然一笑,站起身来,正身抬手,竟是与罗宾当日一样的姿势。以风为曲,以月为烛,眼波流转,手掌翻覆,一停一动,起承转合,动作虽然有些生涩僵硬,却也似模似样。

几个转身,他便发现重心有些摇晃。“还有点难呢!”看似简单惬意的舞蹈,居然让自己有些狼狈,好胜心起,他不顾已经勉强的平衡,强行继续下一个动作。

“哇!”长这么大,山治第一次被自己绊倒在地,他坐在地上,被自己的笨拙逗得哈哈大笑。一晃眼,忽然发现卓洛站在不远处。

脸“腾”一下热了,“死绿藻笑个屁啊!”恼羞成怒中,其实并没看清楚对方是不是在嘲笑自己。气呼呼地扭过头,却不禁朝他的方向瞟了一眼。

那家伙真的很适合穿和服。

哪怕是最朴素的颜色,在他身上都漾出一种淡薄的风情。宽大的剪裁,不仅没有模糊他的身型,反而因为他挺拔的体态,线条硬朗如刀削斧凿。山治想起那些贵族用板子撑起的肩线就嫌弃。

何况,他下意识又瞟了那家伙一眼,无论是宽大的袖口掩住的手腕,还是被遮得严严实实却引人遐思的领口,这样的衣服,实在是有些欲拒还迎欲诉还休的意味。跟绿藻头那个闷骚的性子,真的是合适得一塌糊涂。

“白痴。”那人说着,走上前,脸上一丝笑意稍瞬即逝,山治虽然看清了,却没有觉得讨厌。那笑意他并不熟悉,在原地呆呆的,没反应过来。

卓洛已经走到他身边,伸手把他拉起来。山治站好之后,他却没放手,而是错一步站到他身后,就着他的手握住了纸扇。

“喂……”山治正在奇怪,卓洛已经手把手带他起势。

“咦?”

完全没想到他会这么干的山治被攻了个措手不及,手腕几次反转后,更惊讶于卓洛动作的自然和流畅。仿佛踏入一个新世界,他放松身体,顺从他的引领。卓洛直接按住他的腰,紧贴的身体传递着肌肉与骨骼的动作,不知不觉中,已到曲终时。

折扇在两人手中轻轻摆动着,最终停住。几片花瓣恰好停在展开的扇面上,两个人谁都没动,好像都不想让它们落下去。

卓洛紧了紧手,即使是这样轻柔的动作,也惊扰到了纸扇上那几片纤弱的小东西,委委屈屈一波三折地落到地面。

山治轻轻地笑了一下,“可以啊绿藻头,还有这手!”

卓洛放开他,抓抓头,看起来有点不自在,“我不会这个。”他说,“只是跟用刀的方法有点像。”

愚蠢的男人!山治叹口气,“为什么多浪漫的东西到你手里都变得一点美感都没有!”

“哈?”卓洛的表情立刻不爽起来,“自己把自己绊个狗啃屎很浪漫吗?”

“闭嘴闭嘴,”山治心情好到一点都不想跟他吵架,“这么漂亮的景色,老子才不想浪费在和你吵架上。”

卓洛没再说话,仍然臭着一张脸。

山治没理他,坐在樱树下,“白痴,”他踹了卓洛一脚,“傻站着干吗?这么好的机会,”他做了个喝酒的姿势,“你到底是不是个合格的酒鬼?”

卓洛张张嘴,却没说出什么,转身走到他刚才站着看山治的地方,弯腰从一棵树背后拎出个酒壶。

山治满脸写的都是“我就知道”,得意地从他手里接过酒,拔开塞子抿了一口,满足地叹口气,往后靠在樱花树上。

卓洛在他身边坐下,两人你一口我一口,沉默了好一会儿。

“你还没问过我之前的事情。”山治忽然说。

卓洛停了一会儿才说,“你不是自己都说过了?”

“是啊,只有你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

“有什么好说的?”他顿了一会儿,又重复了一遍,“没什么好说的。”

“是吗?”

卓洛没说话。

山治快要放弃的时候,他忽然开口,“我知道。”

他抬头,望着树枝梢头的月亮,“我知道你会那么做。离开也好、结婚也好、救人也好,”他说,“你就是这么傻的混蛋。”他转头看向山治,“既然你在这里,就没什么好说的。”月光下,他目光灼灼,有如星辰,“就算你不在,也没什么好说的。”他说,“我、我们总能把你弄回来。”

“笨蛋。”山治喝了口酒,掩住嘴角的笑意,“就凭你添乱的本事吗?”

在和之国独力拉开乱幕的卓洛有些心虚,目光飘向远方。

山治的手撑在地上,似乎凑巧压住卓洛的袖子。

“怎么总觉得,好像已经很久了……”他喃喃自语。

手下的织物忽然被抽走,还没等那点遗憾爬上心头,熟悉的触感便拢住了自己的指尖,一点点爬上指间,十指交缠,掌心相对。一点心头血,便借着手指,相偎相依。

半壶残酒,就着月色繁英,化作同一份骨血,在两具身躯中温热。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卓洛轻声说。

山治差点笑出声,“白痴,你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卓洛不看他,只把他的手握得更紧了些。

一瞬间,山治不知该说什么。

良久,他低头,“是啊,”他说,“今晚的月色,真美。”




--------------------

Fin.

【OP|ZS】Tobacco(完)

每次都要重新找一次代码……

我又忘记打tag了我是不是傻|||



来啊~造作啊~

【OP|ZSZ】Momento-03

卧槽我只是存了个长图而已啊我健康向上和谐友爱好吗!!


简直哭笑不得

【OP|ZSZ】Momento-02

Orrrrrrrrrrz这文其实年前就写完了一直忘记在Lofter放,对不起各位狗血爱好者orrrrrrrrrz
…是说手机端要怎么在文字插入图片啊每次都要开电脑好烦orz





【OP|ZS】断奏

本来是真的想放新坑哄一下我们家聚聚的,结果找文档找了三个电脑居然有不少意外收获。放篇我自己都不记得自己写过但是很喜欢的旧文出来蒙骗群众哈哈哈哈哈哈哈